ifeng_share_thumbnail
都在唱凉“老破小”的时候 你那么执着是为什么? ——凤凰网房产杭州
十月的杭州,空气里都是桂花甜甜的香气。市区的老破小,最是暗香盈绕。让人又爱又恨的老破小,迷人之处绝不止地段、配套。十月的杭州,空气里满是一层一层的凉意。各大房地产商和房屋中介,也嗅到了入冬的气息,无情的数据也在不断印证这一点 -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
https://hz.ihouse.ifeng.com/detail/2018_10_12/51669985_0.shtml

都在唱凉“老破小”的时候 你那么执着是为什么?

凤凰网房产杭州站 作者:王帝
2018-10-12 08:40

十月的杭州,空气里都是桂花甜甜的香气。

市区的老破小,最是暗香盈绕。让人又爱又恨的老破小,迷人之处绝不止地段、配套。

十月的杭州,空气里满是一层一层的凉意。

各大房地产商和房屋中介,也嗅到了入冬的气息,无情的数据也在不断印证这一点。也不只一家房产媒体在唱凉“老破小”。

然而不论有多凉,仍然有人逆势出手。

像是一个执念。

中介比任何人都更早地嗅到了凉意,大面积的转凉虽然发生在9月,但其实老破小的下跌更早几月就开始了。

然而,最近在凤凰网房产探访各大中介门店的时候,发现虽然二手房价格下跌、成交量在8月后锐减,但仍有不少人问津。

这些房龄几乎在20年以上、户型“非主流”、装修简陋的“老破小”,不论涨or跌,浑身“硬伤”的老破小,永远有接盘者。

ONE|再搬几次家我就把自己扔出杭州

来杭5年,老家黑龙江的小宁觉得,在今年8月买下位于大关东九苑的55㎡老破小之前,自己于杭州只是来者,而不是归客。

时间倒回2013年,小宁大学毕业后留在杭州工作。老家的低房价、生活的舒适度让彼时的她坚定地认为,漂泊几年后,自己终会踏上返乡的道路。

然而5年来,小宁的工资涨幅永远跑不过房租的增幅,于是被迫一次次搬迁,5年换了6次房子,从市中心换到城东

 “我在拱墅上班,当时住在城东,每天两个多小时在路上。”小宁告诉凤凰网房产,但是于她来说最难熬的不是上下班沙丁鱼罐头般的公交车,而是每次搬家的过程。

“搬一次家就要扔一堆东西,再搬几次我都想把自己扔出杭州。”对于小宁而言,房租涨价、找新房、看房子、签合同、搬家……这些机械的流程消磨着她留在杭州的最后一点期待。于是她打算在年后辞职返乡。

“回到家,面试了几个企业后才发现,我已经不适应家乡的节奏了。”小宁坦言,那段时间进退维谷,为了连接起之前的生活轨道,她最终选择回到杭州。

小宁说:“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,总在换房子,连个根也没有。”

不想在这个城市里漂着,也想让自己更加体面,小宁向父母要了一笔钱,加上工作后省吃俭用抠出的一点余额,首付买了现在住的房子。

作为家中的独生女,小宁向父母提出异地置业的想法后,受到的阻力是很大的。年迈的父母一直盼望她回家后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在当地安家、结婚、生子,延续老一辈人的生活轨迹。

同时对她父母而言,200多万在杭州只能买一个老破小,但在家乡可以买一栋近300方的二手别墅。

虽然预算有限,要钱过程艰难,选房也耗费了很大心力,但这是小宁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家。房子买来时,里面硬装已经翻新过了,小宁补了些许软装,就搬进去了。

刚住进去,房子虽小,但琐碎事情也不少,每天闲暇时光,小宁都忙着理东理西,偶尔猫咪过来捣乱,小爪搭在她干活的手上,那一刻,小宁觉得——有了房子,便有了与异乡的联系,生活也就真正接了地气。

TWO|有了孩子就有吵不完的架

 “采荷一小、二小都是很好的学校,以凤起东路为界,北部的南肖埠小区,学区是采荷二小。采荷一区的学区是采荷一小。南肖埠的房价要比采荷一区便宜点的,同样40方,便宜20多万。”今年35岁的琳姐在城东经营一家小建材店,为了孩子读书,盘算了很久。

 “现在实体经济不好做,生意比前几年惨淡的多,20万对于家里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数字。”

最终,她还是买了采荷一区。两所小学都不错,采荷一小偏重于传统教育,二小是偏西化的素质教育。“我骨子里是个比较传统的人,念书不多,希望孩子精力放在书本上多一点。”


她告诉凤凰网房产,当初在买房的时候,因为教育理念不同,和丈夫吵了很久。她丈夫觉得中西式教育都一样,按照家里的情形,还是省钱要紧。

“那段时间念哪个小学简直不能提,两个人没聊几句就吵开了。有一次,我们一家三口去湘湖玩,本来开开心心的,提到这事又开始吵,最后谁都不想搭理谁,孩子都吓哭了,唉~”琳姐说。

好在丈夫是个内向且温和的汉子,也不想因为孩子教育的问题影响家庭和谐,慢慢地妥协了。

在这场事关孩子未来教育的“夫妻买房大战”中,选择传统教育的琳姐赢了。但这是最好的选择吗,琳姐无法回答自己。

THREE|朋友们都建议我去看看脑子

今年9月,李大哥全款170万买下一间位于景芳七区的42方“老破小”。住在艮北的他坦言:“手上有点余钱,买了就图个投资。”

如果说,杭州楼市略微一点颓势就足以撩拨大部分投资者的心弦,那么在如今哀嚎遍野的行情下,李大哥绝对是那个逆行者。

“朋友们都建议我去看看脑子。”李大哥笑着回忆起刚入手时,亲友们的一致反对,哪怕如今,唱衰的声音也只增不减。

“跌也是暂时的,以后肯定还会涨。”早已淹没在吐沫星子里的李大哥,谈起这笔投资,还是认为自己做了无比正确的选择。“投资的冷静在于你是否追涨杀跌。”

来自山东的他,2000年定居杭州。见证了20世纪初期楼市的黄金十年,也被2010—2015这消失的5年支配着。房价在G20后一飞冲天后,现在可能一个新的拐点。

他一直坚信行情会慢慢好起来:“啥大风大浪没见过,现在绝对不是阴沟。”

抄底需要勇气和机遇,李大哥相信自己就是那个算中时机的“天选之人”,哪怕如今某些“老破小”狂跌,他也认为自己“稳赚不赔”。

至于为何如此钟情于“老破小”,他告诉凤凰网房产:“投资嘛,面积越小越好脱手,何况这还是70年产权,比市面上那些公寓产品靠谱。”

看上图摊倒在沙发的李大哥,接手这个老破小后,可也真是少操心,为了出租或者转手时能有个好价格,费了不少钱和力气装修。至于市场未来会不会给李大哥信心,谁知道呢!

FOUR|卖掉新房重回“老破小”的怀抱

喜新厌旧是人之常情,但“喜旧厌新”的人真不多见。

辛女士就是后者,今年6月,她和丈夫卖掉新房,买下位于翠苑二区的“老破小”。

来自安徽农村的辛女士家境并不好,2014年在掏空自己和丈夫两家“6个钱包”后,才勉强凑够了城郊某楼盘的首付。在此之前,她和丈夫在市区上班,在某老小区租住了4年。

2016年年中交房,辛女士和丈夫搬进了新家。乔迁新居本是值得开心的事,开始的时候,他们确实享受着新房舒适的条件和小区负责的物业。但久而久之,每天在路上通勤的通勤时间,消磨了他们的喜悦。

“原本朝九晚六的工作时间,硬是被路程抻到朝七晚八,遇到堵车或限号更不好说。”辛女士告诉凤凰网房产。

“有次上班好不容易到公司,重要文件落在家里只能回去拿,一去一回又是3个多小时,一天啥都没干,当时就后悔买那么远了。”

舍新入旧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成本,辛女士和丈夫回忆起当初买下这套房时,四处奔走的不易。又担心房子挂在网站上无人问津。就算出手了,在市区选房子又是件琐碎且烦心的事。

夫妻俩考虑许久,想出了一个最省时间的方案:因为急着出手,房价并没有定的太高,甚至在同板块内都算低的。下班后辗转于市内各小区看房。

“一天看二三十套都是家常便饭,最后听见‘房子’两个字都想吐。经常大半夜才到家,周末也不能好好休息,同时还要带人看新房。我们夫妻俩只得分工合作,一个在市内找房,一个在家留守。”回忆起当时的经历,辛女士还是心有余悸,“都不知道自己咋熬过来的!”

所幸夫妻俩的努力很有成效,新房挂牌一个月就出手了。同时他们也找好了新房,用到手的钱置换了一套翠苑二区的80㎡“老破小”。

辛女士告诉凤凰网房产:“手里的钱不多,也不想再问家里要钱了,现在住的房子是性价比最高的了。”

至于买到翠苑二区,她说:“其实这里离公司不近,考虑到以后有了小孩,住在这把学区房问题也一并解决了。”

“老破小”和新房相比有诸多不便,但对于住惯老小区的辛女士夫妇而言,这些并不是什么不能克服的。眼下,他们最看重的还是有一个在市区的家,和可以期待的未来。

后记

不知几时起,我们日常聊天气变成了聊房子。也不知道几时起,市区老破小成了大城市里绕不过去的话题。

购买老破小的故事很多,他们一往无前、勇敢执着。买或不卖,都有绝对充足的理由。更何况同一个选择嵌在不同人身上,意义都有千人千面。

我们只是在力求找到自己最舒适的生活状态,至于它在眼下是什么,那就是什么。

[责任编辑:黄宇]

重磅推荐

金科天玺


查看详情